娱乐平台

同病相怜 我想回城的心亦是这么强烈

文字: [大] [中] [小]2017-09-10 11:20    浏览次数:     
     

       

 
  我从成都回来,就去了玉莲家,她父母对我也不错,回家后就开始与玉莲写信,一月互写两次,经过几个月的交往后,我们确定了恋爱关系。
  
  一九七五的元旦节快到了,我接到潘玉莲的来信,要我到她那去,她有要事告诉我,我高兴的登上到重庆的客车。玉莲按约到车站接到了我。
  
  重庆铁路局的职工宿舍就在峨岭公园下面,玉莲选择去公园游玩。我欣然前往。
  
  峨岭公园地处市区最高处,在公园山顶可腑看两江流水,横跨的嘉陵江大桥和长江大桥,及市区依山错落的楼房。园内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古树参天。
  
  一番游临览之后,我们在山岩边一座小亭坐下,玉莲向我讲起他哥哥前不久参与云南知青大逃亡事件:
  
  那是一九七四年八月二十八日发生在滇西门户瑞丽县的事件。
  
  那年夏天,洪水泛滥。然而更加使人惶惶不安的却是现役军人即将撤离团的消息。
  
  "你们可以复员,转业,调动工作,我们为什么只能在边疆当一辈子知青?"另外,近期内将发生里氏六级地震的消息更使知青们人心浮动。短短几天,数千名知青涌向县城,在返城要求得不到答复的情况下,开始大批向瑞丽江桥和滇缅公路移动。
  
  二十八日凌晨二时,守卫瑞丽江桥的边防检查站陈站长接到上级一道措辞严厉的命令。
  
  上级命令他二十四小时内不惜一切代价守住大桥,决不让一个逃亡的知青过桥。但是唯一的限制条件是不许对人群开枪。
  
  七时五十分,晨雾渐渐散去,第一批黑压压的知青队伍出现了。方阵沉默行进。碎石公路上没有人声,两个彼此敌对的方阵迅速缩短距离。一百米,八十米,五十米……突然桥头的警报拉响了。知青方阵继续前进。"砰砰砰",士兵对天鸣枪。高音喇叭里反复宣讲政策,瓦解来犯者斗志。知青们悲壮地挽起手臂,挽得紧紧的,有人带头唱起《国际歌》。
  
  训练有素的军队和民兵防线犹如黑色的岩石始终纹丝不动。坚强的决心和严明的纪律性使他们成功地阻挡了知青浪潮的轮番冲击。就在这时,一队人数更多来势更加凶猛的知青方阵出现了。
  
  形势万分紧急。对空鸣枪示警无效,三道民兵防线相继被冲垮。因为上级有命令死守,所以陈站长在混乱中只好将最后一批士兵和民兵撤退到大桥入口处,手挽手组成人墙,并喊出"誓与江桥共存亡"的悲壮口号。
  
  这是公元一九七四年夏天发生在中国西南边陲的一个气壮山河和惊心动魄的宏大场面。
  
  数百名全副武装的军人和民兵奉命坚守江桥,他们在不得开枪的被动情况下,只好将自己身体当作障碍物堵住逃亡者的必经之路。数以千计归心似箭的知识青年则冒着危险用身体去撞击和摇撼这道防线。
  
  战斗持续到中午。知青从附近农场赶来一群水牛,重庆知青最不怕死,哥哥他们骑在牛背上乱踢乱砍,水牛负痛受惊,就翻开四蹄朝江桥狂奔而来。江桥防线终于抵挡不住气势汹汹的牛群的强大冲击,一时间被冲得七零八落。有的士兵被踩伤,还有的竟被拖出十几米远。数以千计的知青在一片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中,浩浩荡荡通过江桥,踏上通往中国内地也通往家乡的康庄大道--滇缅公路。洪水决堤了。
  
  知识青年无法无天的举动终于惊动昆明和北京。云南省革委会和昆明军区遵照上级指示,派出大批部队沿途围追堵截,说服、动员和强行遣送知识青年回边疆。防止一人漏网。"
  
  同时发动公路沿线数十万贫下中农和公社民兵,许以双倍工分补贴,在千里滇缅公路上布下一张围捕逃亡者的天罗地网。省革委会领导指示非常明确:"不许放行一人”,于是短短一周内,自作自受的逃亡知青就不可避免地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成千上万的农民手持老式武器:铜炮枪,猎枪,锄头,扁担,男女老少齐上阵,连放牛的孩子也目光炯炯,昼夜监视公路上一切可疑的行人。一旦公路或者山坡上出现逃亡知青的身影,随着一声梆子响,农民高举大刀长矛,挥舞锄头扁担,亢奋地呐喊着,个个奋不顾身以一当十地冲向知青,上级规定多捉拿一名知青可奖励工分若干,因此贫下中农纷纷焕发出极大的积极性,又有许多人为争夺俘虏互相动手打得头破血流。
  
  遣返知青的工作足足进行了半个多月,各地政府出动数百辆汽车才将捕获的知青陆续送回边疆。------
  
  听完讲述,我为知青无畏的精神所感动,。
  
  玉莲告诉我,她们向站长要求了许多次,希望火车站想法将她哥哥招回来,但站长说下乡知青这么多,名额有限得很,总是搪塞。
  
  现站长的儿子在追求她,她因为我的原因没应承。现站长放出话来,如果我答应这桩婚事,我哥哥当火车司机的愿望就能实现。------
  
  面对如此残酷的现实,我还能说什么呢?
  
  潘玉莲哭了,哭得是那么伤心。我知道她是为了实现她哥哥的愿望而牺牲与我的爱,这与当年刘玉妍的情况何其相似,刘玉妍是为了哥哥的婚姻大事,潘玉莲是为了哥哥脱离苦海,老天啊!我的命运为什么这样苦呢?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